新闻动态   News
搜索   Search

美容美发店不少能刮脸的咋难找

2019-04-28 12:41      点击:
  除了刮脸技术,王德华也在为吹风造型技术的没落惋惜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常用的铝壳吹风机噪音小,但吹出的热量更高,吹出的发型能保持一周,“用滚刷梳着,送风定型,现在大多是55岁以上的女士选择吹风定型。”王德华说,随着设备更新,现在的理发师更愿用电棒来为顾客造型,“等我们这代人不干了,吹风造型的技术可能也就没有了。”
  王德华曾是奇美理发店的员工,他告诉记者,奇美理发店2017年暂时关门至今,是因为此前租的房子到期了,“现在还在找地方,房租太贵。”奇美理发店负责人盖庆聚此前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在市场冲击下苦苦支撑,“在城市开发建设中,‘城池’一再陷落。”2008年之后,奇美理发店没有了固定资产,只能租赁门头房。
  “泺口理发店不少,但就是愿意来这里理发。”一名住在太平洋小区的男子骑自行车来到任连道的店里,“这里价格实惠,还能随意聊天,来这里放松放松。”该男子表示,他不想去新开的那些理发店,唯恐被店员嫌弃。几名顾客表示,多年来,他们已经习惯了大众理发店的服务,难以离开。
  4月16日中午,泺口环城路上的大众理发店进来一名染着黄色头发的年轻小伙,他是从5公里外的堤口路附近打车来的,就为了花5元钱刮脸,“这样的手艺在市区不好找。”没有精美装潢和现代化设备,16日中午,大众理发店的顾客接踵而至。
  虽然营业面积远比不上中国理发厅,但任连道在泺口地区的知名度,却一点也不低。最近的一个周末,他从早晨8点开门,一口气忙到下午2点多。理发8元,加刮脸合计10元,这样的低价在泺口附近也不多见。
  在点评网站上,中国理发厅只有3条评价。王德华表示,中国理发厅的理发师至少有20多年的美发经验,积累下来的客户也以中老年人为主,“近几年陆续有了年轻顾客。”居民们离不开的社区理发店
  任连道的大众理发店开在泺口环城路上,店面仅6平方米,店内还采用煤炉烧热水、华光肥皂洗头发、鐾刀布磨刀,顾客以中老年人为主。
  任连道计划刷刷涂料把店面收拾一下,但遭到孩子反对,店内还保持着20多年前的样子。“我想一直干下去,锻炼身体、消磨时间,直到这里拆迁。” (新时报记者杜林)
  

16日中午,任连道在大众理发店为顾客理发。新时报记者杜林摄
  采访期间,任连道婉拒了一名家在东郊的顾客,“下午得接孩子,时间来不及。”任连道的顾客来自市区多个地方,最远的在济钢。
  染着黄色头发的小伙,是店里少见的年轻客人,他是奔着刮脸而去的。“他胡子硬,得用热毛巾捂3遍才行。”从事这一行47年,任连道熟谙不同胡子的特性。当天中午理发的5名顾客,有4名选择理完发刮脸。对他们来说,这是和自己剃须不一样的感受。
位于经四路上的中国理发厅正在装修
  刮脸时,任连道撑开顾客脸上的皮肤,刀锋在皮肤上游走,胡茬和死皮脱落。耳垂、鼻孔,也是刮脸的一部分。任连道的同龄人王德华,也是1972年开始当学徒,他清楚记得学习刮脸练习腕功时的情景:45分钟为一节课,两臂端起找到平衡,手腕动、手臂不动,肘部放一杯水不能洒出。除了腕功,还有站姿和工具运用等基本功,学习一年多后,才有机会进入学员店试着给顾客理发。

新时报记者郭尧摄


  “我们学过刮脸,但主要功夫在染烫上。”近日,一名37岁的理发师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,现在已经不会刮脸了。不少从业者认为,现在二三十岁的理发师,学徒时可能就没掌握这项技能,“他们的老师也不一定会。”有些年轻人对刮脸的卫生状况心存顾虑。公众号大象公会在《为什么理发店里的Tony老师看起来有点娘》一文中提到,20世纪之前西方男人也去理发店剃须,直到1930年前后,电动剃须刀问世,改变了他们去理发店剃须的习惯。

  任连道此前也有一个老式铝壳吹风机,坏掉后找不到人维修,扔了。
  除了刮脸,任连道的店还吸引了一批需要剃光头的中年人,“用刀子剃的光头发亮。有些年轻人开的店,干脆说店里没有刀子。”少有理发店提供刮脸服务

  任连道店内的椅子是他上世纪九十年代花80元买下来的,椅子160多斤重,有些部位已经掉漆、生锈。他还保留着理发时穿白色上衣、戴白口罩的习惯,“戴口罩主要是卫生,刮脸的时候与顾客面对面。”顾客也享受这样复古的环境,坐在店里,一名60多岁的顾客想起,年轻时理完发会用大镜子在脑袋后面照一照,理发店有意见簿,顾客可填写对店员的意见,“那时候,我们害怕在意见簿上出现顾客投诉,开会时会被批评。”任连道说。
  如今,提供刮脸服务的理发店已经不多了。“刮脸至少得10多分钟,快赶上理发的时间了,收费却比理发低。”纬七路附近一名掌握刮脸技术的理发师认为,没有人提供刮脸服务,与其经济效益低有关。
  济南市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会长刘春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己经常在美发班的讲座上呼吁传承刮脸技术,收效甚微。
89岁暂时关闭的“奇美”
  “实惠”“仔细”“能聊天”,是顾客们对大众理发店的评价。如今,不少中老年人依赖这样的老旧小型理发店,既为修剪头发,也为放松心情。坚守刮脸和吹风造型技术的老手艺人和店铺,越来越少……
  老手艺失传的同时,老式理发店也越来越少。4月21日,经三纬二路口一名商贩回忆,两年前,开在路口附近的奇美理发店关门。2017年关门时,奇美理发店已营业89年。资料显示,1928年,东北人葛长宝资助其侄在经三纬二开设奇美理发店,几年后仿照上海理发业在门口安装三色花柱转灯,被其他理发店效仿,这一标志沿用至今。奇美美容美发曾被商务部认定为“中华老字号”企业,鼎盛时期在济南有20多家分店。截至2016年,济南仅剩奇美理发店和中国理发厅两家国营理发店。
  王德华现在在中国理发厅工作,很多老顾客搬家后,也专门去中国理发厅刮脸,“除了中国理发厅,市区内很少有店面较大的理发店提供刮脸服务。刮了脸不但干净,还舒服,有的人习惯了,一周就要刮一次。”在中国理发厅,刮脸服务20元一次,多数是中老年顾客选择这项服务。
  现在,中国理发厅隶属于济南奇美美发美容有限公司。最近,中国理发厅正在装修,王德华说,4月下旬装修完成后,店内的设备会更新,使用实木门套、仿古设计,格局也有所变化,要比原来好很多。按照传统,中国理发厅仍分男宾女宾部。一知情人士表示,由于店内人员不多,面积将会精简,隔出一部分对外出租。
专程打车去郊区刮个脸
葡京赌场官网| 葡京赌场官网| 葡京网址| 澳门葡京赌场| 澳门永利赌场| MG电子游戏| 澳门赌场攻略| 澳门永利娱乐| 澳门金沙| 百家乐玩法| Sitemap1|Sitemap2